• <nav id="ask4g"></nav>
    <nav id="ask4g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ask4g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ask4g"></menu>
   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 首頁 ? 黨風廉政 ? 團工青婦

    評估中心“讀好書?薦好書”學習活動(2021年好書推薦第3期)

    信息來源:      發布日期:2021-03-22

    推薦書目:棄貓·當我在談起父親時

        者:村上春樹[] (燁伊 譯)

    推 薦 人:中環格億 劉昭辰

    推薦理由:村上春樹,日本現代著名小說家,生于京都伏見區。畢業于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演劇科,亦擅長美國文學的翻譯。村上春樹29歲開始寫作,其作品風格深受歐美作家影響,基調輕盈,少有日本戰后陰郁沉重的文字氣息,被稱作第一個純正的二戰后時期作家,并被譽為日本80年代的文學旗手,其作品在世界范圍內具有廣泛知名度。

    20195月,村上春樹在日本《文藝春秋》雜志上發表《棄貓·當我在談起父親時》(以下簡稱為《棄貓》)一文,文章講述了村上春樹和父親村上千秋海邊棄貓的故事,首次披露了父親不為人知的身世及參與戰爭的經歷,回憶了自己與父親相處的過往,與父親的矛盾以及最終的和解。在寫作方面,作者延續以往的風格,表面上文風輕盈,但涉及戰爭歷史的回憶又讓人陷入沉思。這篇文章不僅是村上春樹個人的回憶錄,也反映了作家反對戰爭、正視歷史的社會責任感,表現出鮮明的原罪意識和自我療愈精神。

    讀書心得/書評:村上春樹對戰爭的個體記憶源于他的家庭生活,尤其受到父親經歷的深刻影響。在《棄貓》中,作者罕見地披露了父親被強制征兵參加侵華戰爭的諸多細節。父親生活在戰爭時代,曾經先后三次被迫走上戰場,雖然戰爭結束后得以平安返回家鄉,卻產生了巨大的心結與終身的遺憾。文中提到,父親每天都會面對佛龕投入地念經,以此來悼念戰爭中死去的戰友和中國士兵。在戰爭中保留性命無疑是幸運的,但是父親并沒有因為逃脫死亡而感到輕松,戰爭的慘烈場面在父親心中留下了巨大的陰影,這種記憶的傳承也影響了村上春樹。

    作者以書寫個體記憶的方式去喚起集體戰爭記憶,這在日本右翼勢力試圖否認侵略而選擇性失憶的當下顯得尤為珍貴。村上春樹在年號更迭、新天皇即位的舉國歡慶時刻發表這樣一篇文章,顯然是為了提醒人們不能忘記歷史,要保持對戰爭的清醒認識。文章名為《棄貓》,實際暗示了父親被遺棄的人生經歷與心靈創傷,“把貓丟棄”隱喻了對歷史記憶的逃避和遺忘。在村上春樹看來,“棄貓”無疑是行不通的,被刻意隱藏的記憶終究會以不經意的方式復歸,唯一的出路是正視歷史,敢于面對,進行自我療愈。

    村上春樹在《棄貓》的結尾表達了對貓的最終命運的擔憂。小貓擅長爬樹,卻不擅長下樹。一只爬到樹上下不來的貓是在枝頭慢慢化成了白骨,是徹底消失不見了。作者對于貓的擔憂,暗示了其對于歷史記憶的擔憂。個體記憶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淡化,而承載著歷史責任的集體記憶并不完整。對于個體而言,戰爭帶來的創傷是不容易一下子被消化的,因此村上春樹力圖通過作品找到暴力的源頭,并與之抗爭,最終獲得新的動力,幫助更多的人解開心靈的枷鎖。這體現了村上春樹的歷史使命感與社會責任感。

    村上春樹有關戰爭的文字對歷史的反思具有重要作用。一方面,作家敢于書寫戰爭記憶,表現歷史的真相,揭露戰爭中的罪惡;另一方面,積極撫慰記憶深處的精神創傷,在自我療愈的同時也把治愈之感帶給讀者。村上春樹從個人主義出發,挖掘自我意識的深處,通過個體記憶書寫對戰爭創傷進行慰藉和安撫;用隱喻象征等后現代主義手法,傳達反對戰爭、正視歷史、重識自我的主張,對推動日本文壇乃至日本社會對戰爭問題進行深度思考,產生了積極的社會意義。本書值得我們一讀并深思。

    精彩書摘:一天晚上,當我坐在門廊上時,這只貓幾乎想向我炫耀它的勇敢矯健一般,突然直沖進我們庭院里那棵高大漂亮的松樹里。我不敢相信它能那么敏捷地爬上樹干,消失在上面的樹冠里。過了一會兒,小貓開始可憐地喵喵叫起來,好像在乞求幫助。它爬到這么高的地方并沒費什么事,但它似乎害怕怎么爬下來。我站在樹下向上看,但是看不見那只貓。我只能聽到它微弱的叫聲。我去找我的父親,告訴他發生了什么,希望他能救救小貓。但是他無能為力。樹太高了,梯子一點用也沒有。當太陽開始落山時,小貓仍不停地喵喵叫著,黑暗最終籠罩了松樹。我不知道那只小貓怎么樣了。第二天早上起床時,我再也聽不到它的叫聲。我站在樹下,呼喊著小貓的名字,但是沒有回應。只有沉默。也許這只貓是在夜里某個時候溜下來,然后跑到某個地方去了(可是跑到哪里去了呢?)又或者,它實在爬不下去,粘在樹枝上,筋疲力盡,越來越虛弱,最后死在那里。我坐在門廊上,凝視著那棵樹,腦海中浮現出這些情景。想象那只小白貓,用它的小爪子死死抓住樹枝不放,然后變成一具白骨。這次經歷給我上了生動的一課:下來要比上去困難得多。概括來講,你可以說是結果壓倒了原因,并最終將其抵消。在這種情況下,有時候是一只貓被殺死;有時候,是一個人。

    我的父親去年夏天去世了,活了九十歲。他是個退休教師,也是個兼職佛教僧侶。在研究生院就讀期間被征召入伍,參加了中國內地的戰斗。我小的時候,他每天早上都在飯前向佛壇獻上長長的深深的祈禱。一次我問父親為什么祈禱,他回答,為了在戰場死去的人,為了在那里失去性命的人,無論是敵是友。每次看見父親祈禱的身姿,我都覺得那里似乎漂浮著死亡的陰影。父親去世了,其記憶——還沒等我搞清是怎樣的記憶——也徹底消失了。但是,那里漂浮的死亡氣息仍留在我的記憶中。那是我從父親身上繼承的少數卻寶貴的事情之一。

    2021国内精品久久久久精免费
  • <nav id="ask4g"></nav>
    <nav id="ask4g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ask4g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ask4g"></menu>